想一直喜欢你们到地老天荒。

收起个人介绍
   

唏命(人设+01章/初见)

#京城五少
#讲述京城张家的故事
#4700+

#请勿上升




唏命人设

 

大张爷(大张伟)

 

大大咧咧的性子,有着与生俱来的幽默感,段子张口就来,最爱在各个巷口胡同到处转悠,和老大爷下下棋,和大妈们跳跳舞,都是日常。与看似吊儿郎当的性格所不符,实则精明谨慎,有经商的头脑,对京城各个巷子里的人和事儿都特别清楚。

 

嘴皮子很厉害,说话一针见血,从不管给不给人面子,看似整天闲逛无所事事,其实看过的书不比任何一个人少,经常说一些看似玩笑实则含义深刻的话,让人误以为他是个低俗的人书柜里的书大都是他大张爷的,肚子里还是有墨水的,但很烦整天拿读过多少书当炫耀资本的人。

 

因为是五个人中的老大,经历的事情很多,也看清了很多东西,所以在混乱场面中往往是最冷静的那个,也是控场的人。

 

经营着一家茶馆。其实还是张家贸易往来的重要交通站,但不为外人所知的,茶馆内还经常有各道上的人光顾,这也都归功于大张爷极广的人脉了。

 

很护着四个弟弟,那是他的底线。

 

 

张起、赵晞之子。

 

 

鹿二爷(鹿晗)

 

豪爽不羁的性子,为人仗义,做事果断,绝不拐弯抹角、拖泥带水,与清秀的长相所不符,为人不拘小节。但有时过于耿直,常常一语道出别人的心思,使场面过于尴尬。

 

不喜欢趋炎附势、讨好别人,是实干家,高中大学都在警校学习,是警校的风云人物,学妹们拥护的对象。但因为总要逃课去接放学的易烊千玺,成了办公室常年的教育对象。

 

因为随母亲父亲脱离张家后四处漂泊,总是居无定所,所以对新事物很排斥,有些抗拒接受身边新的人和物,十分念旧。

 

有自己的小浪漫,对哥哥和弟弟的生日礼物会花很多心思,是个标准的弟控。

 

恐高但有冒险精神,总是干劲十足,警局重案一组组长,是单月破案数量的纪录保持者。

 

 

易烊千玺的亲生哥哥。

张渝、鹿清之子。



 

张三爷(张一山)

 

直爽率真、重情重义、冷静沉稳,是玩世不恭与循规蹈矩的结合体,向往自由,不喜欢受人约束。与看似不靠谱的混世魔王气息所不符,在混乱场面中出乎意料地冷静。

 

内心有自己的算盘,做事都会在心里打两个方案,常常在第一个方案不尽人意的时候说出PLAN B,让人眼前一亮。

 

有恩必报,有仇必复,做人讲究一个“义”字儿,义薄云天。

 

表面上是高中的物理老师,在家里地位岌岌可危,其实暗地里还是张家地下(黑道)的管理者,物理老师只是因为方便照顾高中的易烊千玺,而且放假比较多,利于打理道上的事儿。

 

大三才开始接手道上的工作,起初有许多人因为他是师范大学的学生觉得他没有威慑力,但是知道张三爷打起架来毫不手软后便没有人再提。

 

特别在乎哥哥这个身份,轻微弟控。

 

 

白敬亭的亲生哥哥。

张凛、白颜之子。

 

 

白四爷(白敬亭)

 

怼天怼地怼空气的逗贫怼boy,傲娇体质。处事不惊,直觉很准,被大张伟称为“白半仙”。

 

江湖上流传的白四爷是冷静平和的笑面虎,腹黑有心计,实际上是不会撩妹只会撩汉的母胎solo(单身年龄=出生年龄,指没谈过恋爱),是学姐的调戏对象。

 

有起床气,被强行叫醒绝对会盐你一脸。

 

火锅是挚爱,热爱一切小零食的永远吃不饱的boy。最怕的东西是香菇(吃了就会吐)。

 

对一切新鲜事物都很兴奋,有隐藏的话唠属性,胆子很大,不怕生,擅长与人沟通。和张一山两个人热衷于在看八点档剧时边叨逼叨边嗑瓜子。

 

高考前夕被鹿晗安利了警校,擅长近身格斗,现是警校医学院在读生,警局特案组成员,法医。

 

 

张一山的亲生弟弟。

张凛、白颜之子。

 


 

易小爷(易烊千玺)

 

静若处子,动若疯猴,天性活泼好动,爬树钓鱼砍竹是人生三大乐趣,不过至今需要在他人帮助下下树。天真可爱的老幺,根正苗红好少年,常年对四个哥哥进行思想品德教育。

 

好奇心很重,但总能想出很多奇奇怪怪的妙招化险为夷,被称为“锦鲤千”。

 

经常和他四哥白敬亭仗着哥哥们的宠爱实施各种恶作剧,是家中气氛的调节者。

 

看似是家中最小的一个,没什么攻击力,其实是五人中最神秘的,学生的身份成了他发挥才能的最佳保护伞。

 

学校的风云人物,可谓是“哪儿都流传着易校草的传奇故事”。

 

紧跟时代潮流的网瘾少年,对电子产品有一种特殊的直觉,曾经黑过张一山的电脑找到被喻为人生黑历史的张一山小学拉丁舞比赛视频。

 

是张一山任物理老师学校的学生。

 

 

鹿晗的亲生弟弟。

张渝、鹿清之子。

 





 

唏命01章/初见

 

要说那五少是如何变成今日江湖上叱咤风云的人物的,还得待我好好跟您讲讲。

 

 

01.

 

这五少啊,本就是一家人。

 

 

那大张爷的父亲名为张起,是当年京城张家的大少爷,年纪轻轻就接管了家族事业,与门当户对的赵家大小姐赵晞结了婚,于是便有了如今的大张爷。

 

张三爷张一山与白四爷白敬亭是血浓于水的亲兄弟,他们的父亲是张家三少爷张凛,在国外留学时结识了学医的白颜,结婚后两人定居在美国经商,是张家国外事务的管理者。在张家内部叛乱导致张家二小姐张渝及其丈夫鹿清身亡后回国。

 

当年京城张家的二小姐张渝一眼相中了书店店铺的老板鹿清,两人地下恋情被发现后脱离张家逃亡。带着年少的鹿二爷鹿晗和易小爷易烊千玺四处逃窜,之后因张家内部出现叛乱,惨遭人毒害。

 

 

02.

 

要说起这张家啊,原本可不止这五少啊。

 

张家在京城小有名气的时候,还是那五少的爷爷张晖一手打下的。

张晖那一辈有三兄妹,大哥张晖,二哥张明,三妹张晴。

 

那时正值抗日战争时期,原本与张家关系密切的易家不知是得罪了哪一位日本军官,被灭了门,往日风平浪静的易家大门被凶残的士兵用枪砸开,硝烟弥漫着,血腥的味道充斥着易家的每一个角落。

易家的大小姐易安早已嫁给了张晖,那日并不在易府,才得以幸免。

 

不过好景不长,易安在刚生下张凛(易安的第三个孩子,张一山和白敬亭的父亲)后不久,便被突然闯进门的日本士兵带走,在张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当着街上人的面被枪毙了。

毫不留情。毫无人性。

 

偏偏易安死的那天张家府上除了孩子和下人之外,再无他人。

偏偏每年都在张府里照顾大家的张晴那天恰好去了集市。

偏偏每天准时到家的张晖和张明在那天被公事拖着迟迟回不了家。

 


—————这一切都太巧了。

 

哪怕有一个张家人在场,都不会发生得那么快。

 

日本士兵就像是灭门易家那天一样用枪砸开了张家的大门,机关枪扫过院子里惊呼的下人,顿时鲜红的血染上了青绿的草地。

 

在二楼卧室照顾孩子们的易安听到枪响,还来不及推开门下楼就被冲进来的士兵带走了。

 

张起(易安的第一个儿子,大张伟的父亲)是第一个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人,推开一旁的下人就追着日本士兵出去了,小他两岁的张渝(易安的第二个孩子,鹿晗和易烊千玺的母亲)在院子里截住了他,用力地捂住了他的嘴。张起和张渝在张府的大门口亲眼看见了日本士兵在街头枪毙了自己的母亲。

 

支离破碎的音节从张渝用手捂住的嘴里传出。

 

 

“妈!!!!——————”

 

张起的哭喊声随着易安倒在地上的声音在京城中传来。

 

 

03.

 

易安。

 

偏偏不易平安。

注定了不幸。

 


04.

 

在张起给儿时的张伟将这一段悲痛的故事时,对于从未有过接触的“奶奶”并无感情的大张伟还总嬉皮笑脸地不当一回事。那时的他,并不知道,自己有一天也会被这亲情所羁绊,会遇到被打得遍体鳞伤还依旧留着最后一口气去守护的人。

 

 

05.

 

其实张家有个定性的规矩,就是出生的孩子都得姓张,而且名字多少得跟父母有点关系,亦或是同一辈的孩子名字里得有个相同的偏旁。

 

譬如张晖那一辈,大哥张晖,二哥张明,三妹张晴,可不是都有个“日”字旁。

 

而到了张起那一辈,虽名字不搭什么边,但总归都是姓张的。

 

接下来到了张伟那一辈,嗬,这可倒好,孩子跟母亲姓的有白敬亭(张凛的妻子白颜),跟父亲姓的有鹿晗(张渝的丈夫鹿清),但这都不算奇怪的。最破规矩的要数跟姥姥姓的易烊千玺了(张渝、鹿清之子,随姥姥易安姓易)。

 

所以说,任性的张渝二小姐,跟书店店铺的老板鹿清私奔后,一个孩子随父亲姓“鹿”,另一个孩子为了纪念自己的母亲,就随姥姥姓“易”。用张渝的话来说就是“张家害死了我的母亲,还不让我和我心爱的人在一起,本小姐凭什么让自己的孩子跟他们扯上关系!”

 

究竟害死易安的是日本人还是张家人,现在也已经无从考证了,但唯一可以确认的是,张渝的心愿并没有实现,她想让自己的孩子远离张家,但是张家内部早就出现了叛乱,张渝和鹿清原本平静的生活也被打破了。

 

失去父母的鹿晗和易烊千玺终究还是回到了张家。

 

 

06.

 

“张伟,等会弟弟们来了一定不能提你姑姑和姑父,知道吗?”张起对趴在门框上向巷子口张望的大张伟说。

 

“哎,早知道了,您可就放心吧,我自儿有分寸。”大张伟朝满脸担忧的张起摆了摆手,不以为然。

 

 

“哎!!来了来了,您快看!”

大张伟兴奋地指着巷子口的人喊道。

 

来人正是鹿晗和易烊千玺,以及前去接他们的张凌(张晴之子)。

 

“孩子们都回来了啊,”张凌把行李递给了下人,不停地念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是啊。”张起看着眼前和两人热情地交谈着的大张伟,道。

 

“对了,大哥,三哥(张凛,张一山和白敬亭的父亲)快回来了吧。”张凌。

 

“啊。通知他了,说是订了票,会尽快回来的。”张起。

 

张凌笑了笑,“那两个孩子也要回来了,他们终于可以见面了。”

 

“是啊。”

张起长叹一口气,目光却依旧徘徊在眼前的三个孩子身上。

 



07.

 

“鹿儿诶,玺玺玺起了没?”大张伟端着一个搪瓷的盆子,肩上还搭着一块白色的毛巾,问着水池旁正在洗脸的鹿晗。

 

“我没叫他,今天学校放假,想让烊烊多睡会儿。”鹿晗拧着毛巾,朝身旁的人笑了笑。

 

“嗬,今儿可不行,我们得去机场接咱小伙伴呢!”大张伟放下手中的盆子,把鹿晗往易烊千玺的房门口推,“快,赶紧的,叫咱幺儿起床!”

 

“啊,好好好,等会儿,先说清楚,接什么小伙伴儿啊??”

鹿晗一只手搭在门把上,一只手用刚拧干的毛巾指着大张伟。

 

大张伟似乎是被鹿晗的话惊着了,瞪着眼睛,说话也不利索了:“就……就是接咱……咱弟弟啊,那个……我昨儿没跟你说……吗?”

 

“没啊。”一脸的理所当然。

 

“哦,那也许……我忘了吧。嗨,多大点儿事儿,就是接咱叔……诶,那个在美国的叔叔你认识吧?”大张伟。

 

“啊,你说张凛叔叔?咱去接他?”

 

“那可不,还有他的两个儿子,都是咱弟弟,叫什么……敬亭山来着,还挺有学问哈。”

 

 

08.

 

一个穿着白色衬衫,头发微卷又有些凌乱的少年蹦蹦跳跳地来到张起面前,笑着伸出右手,“Hey,您是张起叔叔吧,您好,我是白敬亭。”




09.

 

“白白,你跑什么,这么多人走丢了怎么办!”一个穿着蓝色T恤留着板寸头的少年匆匆忙忙地追上来,左手搭在白敬亭肩上,十分严肃的样子。

 

“唉,有什么关系,可以去广播啊。”白敬亭开玩笑似的打掉了自己肩上的手。

 

“诶?啊,您好,是张起叔叔吧,”那少年这才看到眼前高大的男子,“我是张一山,他哥。”指了指白敬亭。

 

“喂!”白敬亭听闻就佯装要打他的样子,“能不能不一自我介绍就说是我哥啊!”

 

“可我就是你哥啊。”张一山颇有些得意地摊了摊手。

 

“你好烦啊!!”白敬亭转过身去,背对着张一山,“Hey!你们是张起叔叔的儿子吗?”

 

“我们是……”鹿晗刚要开口就被大张伟打断了,“小……小白啊,”大张伟把白敬亭拉到一边,小声说道,“他们是张渝姑姑的孩子。你应该知道吧,那事儿……”

 

“哦!哦!我知道,抱歉,冒昧了。”白敬亭连声应道。

 

10.

 

“你们好,我是白敬亭,他是张一山,”白敬亭伸出右手指了指身旁的人,“我哥。”一脸不情不愿的样子。

 

“哎呀,白白你终于承认啦!”站在一旁的张一山突然冲过来抱住白敬亭,“太让我欣慰啦!”

 

“哎哎,你走开,热死了!!”白敬亭用力地扯着挂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臂。

 

11.

 

“你们好,我是这儿的大哥,我叫大张伟。”

 

“听说你们俩都是我弟弟,那我就是二哥了,我叫鹿晗。”

 

“我应该是最小的吧,我叫易烊千玺。”

 

“那我可就是三哥了,张一山在此!”

 

“一定要这么羞耻地介绍自己吗,我是老四白敬亭。”

 

 

12.

 

他们的生活轨迹原本只是两两相交,现在五条线都汇聚在了一起,没有人知道以后会再发生些什么,但无论如何,日子都不会太平静了。

 

谁会知道呢。

 

在很久的未来里,他们会成为彼此最重要的存在。




—TBC—







评论(26)
热度(153)
©今天我吃药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