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一直喜欢你们到地老天荒。

收起个人介绍
   

小钱的乐华观察日记

#乐华七子
#团综
#第三人视角

#请勿上升








前情提要:


咳咳,大家好,我是小钱,对没错,钱正昊的钱。

但我没他有钱,对,不许笑。



我是这次乐华团综的跟拍助理,就是可以全方位360º无死角地观赏他们的日常。
没什么好羡慕的,天晓得跟拍这七个皮孩有多累,对,七个皮孩,七个!!!!

没一个省心的。




我才比朱正廷大两岁,我为什么要经历这些,我好累。


在广大粉丝的强逼之下,我来写一下跟拍乐华七皮的观察日记。







正文:



从第一天我们就开始受苦受累,早上四点半被导演的夺命连环脚踹醒,边啃没有夹心的面包边搭机器,连脸都来不及洗就要联系外拍调整因为下雨而改变的拍摄计划。

然后5点半准时敲响了李权哲同学的房门,绝对准时,我在外面昏昏欲睡,眼看头就快磕到门板上,导演的闹钟把我惊醒。


“Oh baby girl——”



???导演你哪儿人,看不出来啊,男粉啊不得了。

合着你们这把我坤的歌当叫醒服务了?!!

我觉得行,果然提神醒脑,身体先一步做出了反应,开始脱外套扭。



然后被导演一角踹进了胖头鱼的房间。


小伙子年轻力盛,没几分钟就醒了。




在他洗漱之余,我打量了一下他的房间,有些意外的,还蛮整洁的。

东西也不是很多,鞋子被强迫症似的在墙角摆成一排。

顺着一排鞋向上看去,墙上有张乐华七子的合照,是最早拍的那一版。




“还挺有团魂的嘛。”我喃喃着。



不料被刚迈出洗手间的李权哲听到了,

“别···别拍!!”边说边遮镜头,脸有些不自然地转向一边。



小伙子耳朵还红了。

还挺害羞。



然后我听见旁边导演充满活力的提问,

“为啥床头柜上放了张毕雯珺的照片啊?”




。。。

说你情商低吧,人都害羞成这样了还问···?!


?!!!!!!等一下,你说床头放了张什么????

老天爷我居然还天真地以为他是因为那张合照红的耳朵。




是我单身小钱输了。

秀不过秀不过。




接着是“砰—”的一声。

相框被翻下的声音。



啧。说你皮吧,现在好了,得罪人家了。

然后是我最开心的时刻,导演十分抱歉可惜难过地跟李权哲说送给他第一期最后5分钟的个人彩蛋。


当然播出以后李权哲才会发现按起床顺序每个人都有。

所以导演被胖头鱼追着打了,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接着我们来到了下一站,banana小黄人的房间。



映入眼帘的是门上一张疑似从某人衣服上撕下来的,写着“范丞丞”名字的紫色名牌。

我看到导演瞪大了眼睛,我非常有自知之明的后退了一步,心想又要赔5分钟个人彩蛋问问题了。



果然没让我失望。

————“你确定没走错?”




“没,他们打赌输的,范丞丞这个皮孩非要往新淳门上贴名牌。”

摊了摊手。




天老爷居然,说着这么自然?!!

看来我们又多了5分钟放送时间,我小钱真为你们感到高兴。




之后非常抱歉,小钱我去了趟洗手间,顺便洗了个脸,
回来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他们人了。



但是!!


但是了啊,转折来了,因为我有任务在身,本着良好的职业操守,我看到不远处有一间房门虚掩着,门上用A4纸彩打了橙子贴着,黑白的我都能看出来是谁的房间,琢磨着导演估计又得整事儿了,我大摇大摆地晃悠了进去。



然后就听到了糟糕的对话和看到了糟糕的画面。




范丞丞一手摁着床上黄新淳的脑袋,一手拽着床边李权哲的衣服,“胖头鱼也在啊,一起吧。”



??????一起什么?

福西西你这样子不行的,你这个同学思想很危险的。


我摸了摸手机,犹豫了一下要不要通知毕雯珺。




但是之后又在他们充满谜语的对话中得出了丁泽仁睡在毕雯珺房间里的结论。



我有那么一丝害怕,看了看胖头鱼的表情。

还在傻笑。(心真大



好险好险。




我摸了摸手机,犹豫了一下要不要通知朱正廷。


当然,在十五分钟以后,毕雯珺的房间里,看到他们俩一前一后进来的时候,我心一下了然。








“这种奇奇怪怪的风气是传染来的。”

我这么在日记本中写着。




不禁为未来的小钱感到担忧啊。


我看了眼摆在桌上我们巨c大人的照片,
不由地叹了口气。







#来让我们感谢辛勤劳动写日记的小钱

#又是在敲碗等待团综的过程中忍不住的产出


评论
热度(43)
©今天我吃药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