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一直喜欢你们到地老天荒。

收起个人介绍
   

朱老师的单独辅导

#贾正

#学生贾×老师正

#请勿上升






  朱正廷是偶练中学的一名语文老师。

  今年是他从实习转正的第一年。



Part1.

  朱正廷无奈地扶了扶镜框,“黄明昊同学,为什么又考不及格?”

  黄明昊上一秒还乖巧地垂着眼帘,听完朱老师的话就变得神采奕奕,
  “呐,因为想让朱老师给我单独辅导啊…”

 

  朱正廷听到这话怔了一下,耳廓微微泛红,声音也小了下去,“你下课来我办公室。”

 

“什么?朱老师您说的太轻了?”黄明昊盯着他的耳垂,笑了笑。



  朱正廷不再理会他,继续讲那张黄明昊没有及格的语文卷子。






  “黄明昊你坐下我们好好聊聊。”朱正廷紧抿嘴唇,眉头微皱。

  “好!好,朱老师我们多聊一会儿!”
  黄明昊大摇大摆地拉了张教师椅坐在他边上,调皮地冲他眨眼睛,恶作剧般把脸靠近。

  “你……”朱正廷用手轻轻推着黄明昊的胸膛,不自然地咽了口口水。

 

  “朱老师,为什么害羞呢?”

 

   鼻尖碰鼻尖,是我爱你的讯号。

 



  朱正廷一把推开手已经搂上自己腰的黄明昊。

  “好好说话。”

  “嗯?老师在叫我吗?”黄明昊将椅子向前挪了挪,“昊昊在讲话呢。”

  

   黄明昊轻轻把头靠在朱正廷的胸膛上,听见他的心跳在加速。

 

  “松开。”
   朱正廷的内心想要抗拒,身体却无比留恋此刻的温暖,无奈地开口。

 
 
“朱老师不喜欢昊昊吗?”黄明昊仰起脑袋,湿润的眼镜委屈地盯着朱正廷,“但是昊昊最喜欢朱老师了。”




   心跳,在此漏停一拍。



Part.2

  凌晨两点,海棠花未眠。

  朱正廷疲倦地揉着眼睛,手中的红笔不曾停过。


  在批到姓名栏上署名为“昊”的卷子时,朱正廷笑了一下,“这死小孩儿,还是那么嚣张呐。”
 


  在自己连续一周的“单独辅导”以后,黄明昊卷子上的红叉叉总算少了起来。

  最后一道大题,黄明昊是空着的,横线上用粉色的笔写了一行小字,




————怕拿了最高分就不能单独辅导了,朱老师不要熬夜批卷子啦!




Part.3

  “正廷,这个黄明昊是不是你说的那个特别头疼的学生?”蔡徐坤拿着张近乎满分的英语卷子冲着对面办公桌的朱正廷。


  朱正廷接过卷子,小声惊呼了一下,“对,他…英语这么好的吗?”

  “恩,这么说吧,这张卷子挺难的,他比第二名高了十二分。”蔡徐坤不着痕迹地笑了笑,“我想你得找他谈谈了。”



  朱正廷看了眼点名册上黄明昊不及格的语文成绩,轻轻叹了口气。




Part 4.

  “说吧。”

  朱正廷把黄明昊的英语卷子摆在桌上,

  “为什么英语学好了语文却学不好?”


  “朱老师…”黄明昊扯着朱正廷的手臂。

  “你不会我也不强求你,但你错的哪个不是我给你讲过的题,背诵的古文你一句都没有填。”
   朱正廷越说越委屈,低垂着脑袋。

  黄明昊一把揽过那人,手圈着他的肩膀。

  “对不起朱老师,我真的只是想继续上你的单独辅导课,我期中考,啊不是,下一次单元小考一定考年级第一!以后蔡老师的课再也不听了,我要背古文!”

  朱正廷伸出右手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就你贫,谁要你考年级第一了…坤坤的课要好好听!你英语要是掉下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是!老师!好的!老师!”

  黄明昊腾出一只手来敬礼,朱正廷被他逗笑了,脸埋在他的肩膀里轻笑着。



Part 5.

 
  期中考。

  黄明昊语文真的考了年级第一,英语也是。

 

  朱正廷满意地拿着成绩单准备去教室,被进门的人给拦住了。


  “朱老师,我疼。”
  黄明昊卷着一只裤腿,膝盖上是一大片红药水,还能依稀看见不小的伤口。


  朱正廷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推开他就往门外走。


  黄明昊扶着腿,单脚跳出去,拽着朱正廷的衣角小声说着,“隔壁班有几个不要命的背后议论你,我一下没忍住…”
 



Part 6.

  “你是我在偶练中学待了这么久以来遇到过的最不听话的学生。”朱正廷扶了扶镜框,不在理会黄明昊。

  “我难道不是你最喜欢的学生吗!”黄明昊在他身后一蹦一跳的,仿佛是他的小尾巴。

  朱正廷突然停下急促的脚步,黄明昊喋喋不休,就这样撞上了朱正廷的后背,因为个子高的缘故,鼻尖磕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朱老师你怎么突然…”黄明昊揉着鼻子,话未说完先被打断了。





  “你要是乖一点,我可以考虑一下。”






  考虑一下。

  喜欢你。






评论(4)
热度(97)
©今天我吃药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