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一直喜欢你们到地老天荒。

收起个人介绍
   

来日可期

#方王
#第一次写全职相关,给杰西卡和四千儿


第九赛季夏休期的第一天下午。

王杰希端着一杯温水晃悠在微草大楼底下,吹了会儿热风正准备往门里走,余光瞟到左侧的人影,征了一下,尔后若无其事地继续往空调房里走。



“小队长!”
一声激动的呼喊从身侧传来,王杰希抬手喝了口水,眸色都黯淡了几分。

“小队长是我呀,我回来了!”
那人继续喊着,向王杰希走近了几步。





王杰希握着杯把的手显得有些僵硬,轻轻转过身,看到眼前笑嘻嘻的人,突然间就失了神,手指一松,滑落,破碎。

温热的水和零散的陶瓷碎片落了满地。


恍惚之间,王杰希看到了身前人惊慌失措地上前,手环住自己的肩膀,拥入怀中。






思绪飘到了第七赛季,那个王杰希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一天。
微草夺冠,队员们相拥欢呼,胜利的喜悦,奖杯的耀眼。

王杰希在一赛季紧张的氛围后露出了久违的轻松笑容。


“人呢?”

马上就是庆功宴了,微草上下都跟过年了似的,袁柏清连年初贴剩下的春联都拿了出来,被刘小别骂骂咧咧地塞到了垃圾箱里。

却不见副队方士谦。





是在房间里打扮自己吧,王杰希这么想着,不禁笑出了声。

“士谦,你整顿好没啊?”王杰希憋着笑敲方士谦的门。

却不见里面人的回应,“士谦,方四千?”


王杰希的心忽得落了一拍,推开门径直走进去。

没人。


电脑旁有一封信,王杰希伸出右手,想拿起那张薄薄的信纸,却发现自己的手竟然不自觉地发抖,一个那么不好的想法就这样进入了王杰希的脑子里。

信的内容很简单,王杰希反复看了三遍,确认真的没有别的内容了,才静下心来读那几个字。

   

         爱你,等我。
                      方士谦





王杰希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走,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走,甚至前一天晚上,他们还开心地讨论着夏休期要去哪里旅行,一切都来的那么突然,却又那么真实。

至少此时此刻,这冰凉的信纸,空荡的房间,一人的背影,都显得那么孤立无助。

下意识地吸了吸鼻子,王杰希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留下了眼泪,把信纸折好,放进信封,摆在电脑前,沉默。



转身想走出这个气氛太过压抑的房间,却终是在看到书柜里陈列的两排王不留行的手办时哭出了声。



王杰希就这样趴在方士谦的床上,一下一下地抽泣着,右手紧紧攥着被泪水浸湿的床单,身体颤抖着,缩成一团。






那个在赛场上不可一世的魔术师,现在,为了一个人的离开,哭得那样撕心裂肺。

毕竟,那可是他的方士谦啊。




王杰希不知道哭了多久,再次清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在自己房间,被子不知道被谁盖得严严实实。






第二天微草还是和以前一样,少了一个人好像没有什么多大的变化,但王杰希心里其实很清楚,变了,一切都变了。他也终是要像第七赛季的张佳乐一人扛起百花那样扛起微草,义无反顾地向前飞去。

时间就这么一直走着,一年,两年。

方士谦在王杰希心里,还是那个无可撼动的地位,只是再想起时,早没了当初那个矫情劲儿。



“只是因为他说过,要我等他。”

在某次和蓝雨的剑与诅咒深夜卧谈时,王杰希如实说道。




王杰希不是没有怀疑过,他也想过万一自己没有等到,万一那只是年少的玩笑,该怎么办。但另外一个清冽的声音立马出现在他脑海里,

“因为他是方士谦啊,所以我相信他,无条件。”





当他将这个人放进心底,准备好开始一场可能没有结局的等待,那个人就这样始料未及地又闯进了自己的生活。









王杰希出神地望着远处,长睫下的眸子清越而平淡,似一汪缄默的泉水,不泛一丝涟漪。半晌,蹲下身子,一片一片拾起地上的陶瓷碎片,然后轻轻摇了摇头,进门。






也许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里,王杰希长叹一口气,轻笑着开口,

“回来啦。”



尔后那人也扬起嘴角,轻点头,

“嗯。”




微风拂过,时光从左到右划过,疲惫的行人终是等到了他的旅伴。





但是这一世,王杰希还没有等到。




————这世界上有一千种等待,最好的那一种,叫做来日可期。

但即使是遥遥无期,王杰希也愿意站在原地,固执地等待他的他。





“只因为他是方士谦,只因为他说过,要我等他。”




-END-

#遥遥无期,也是来日可期




评论(9)
热度(18)
©今天我吃药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