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一直喜欢你们到地老天荒。

收起个人介绍
   

唏命 04章/蓝颜祸水+番外

#京城五少

#讲述京城张家的故事

#请勿上升

#5600+


#第一次看的小仙女请务必戳链接看人设和前文


唏命(人设+01章/初见)

唏命 02章/初识

唏命 03章/初露端倪



 

  自易小爷那事儿发生以后啊,几位哥哥可谓是做足了工夫,每天到教室里去接人放学不说,还把班上的同学都挨个儿排查了一遍。


  果然。

  这不就查出了点名堂来。

 


01.


  “戴可。”

  鹿晗将一沓照片扔在桌上,“这是学校监控拍到的,他在小五被带走前出现在那个房间走廊的拐角处,保安说他那天晚上来过学校,说是有东西丢了,怕是被偷了,需要调监控看,找了很多借口支开了保安,独自一人在监控室,也就是说,很有可能,就是他删掉了那段时间的监控。不管怎么说,这个人很可疑。”

  


  “小五知道吗?”白敬亭仔细地观察着照片上的人影。

  


  “还没和他说,”鹿晗接过张一山递来的水,喝一口道,“戴可是体育委员,运动好手,而且成绩也不赖,可以说是小五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白敬亭听着鹿晗的分析,摇了摇头,“因为是竞争对手就绑架人家?不至于,总觉得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地方。”

 


  “诶,戴可家境如何?”张一山用手肘撑着椅背,询问道。

 


  “他。。。是个孤儿。”鹿晗翻着手中几页白纸黑字的资料。

 


  “我苍了天了,二哥你这都哪儿搞来的?”

  白敬亭一把夺过鹿晗手中的纸张,满脸佩服地仰头看着鹿晗。

 


“我拜托了一个警局里的学长哈哈。”鹿晗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头,“没事儿,四儿,等我们警校毕业进了警局,就能自己查这些了。”

 


“嗬,滥用职权啊。”张一山义愤填膺地拍了拍桌子,看着两个警校的兄弟。

 



“谁滥用职权啊。”

一处轻快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

 


———是大张伟。




02.


  “大老师,你不看着茶馆?”张一山略有些惊讶地看着走进门的大张伟。

  


  “嗬,那小茶馆有啥好看的,看了三年了早看厌了。”大张伟摆了摆手不以为然,“再说了,我可是家里的脑力担当,调查这种事情怎么能少了我?”

  


  “您可拉倒吧,还脑力担当,不添乱就不错了。”张一山嫌弃似的撇撇嘴。

  


  “你小子怎么跟哥说话呢,”大张伟用手拍了拍张一山的脑袋,“我这不是告诉你们情报来了吗。”

  


  “哟,我们大老师还真管点用,还会收集情报了。”白敬亭调侃道。

  


  “滚犊子,”大张伟白了白敬亭一眼,“我跟你们说,你们调查的那个戴可,他是……”

  


  “诶,您怎么知道我们调查了谁?”张一山插话道。

  


  “我告诉大老师让他帮忙调查的。”站在一旁的鹿晗解释着,伸手示意大张伟继续他的讲话。

  


“得嘞,”大张伟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

“这位,是戴初,想必大家都认识,没错,他是张凌叔叔的儿子(张凌,张晴之子,与五少的父母同辈),为什么要说他呢,相信你们也发现了,戴初姓戴,戴可也姓戴,但天下姓戴的人多了去了,为什么偏偏他俩有关系呢?

据我的调查,在张凌叔叔的妻子戴木因病逝世事前,他们救济了一个孤儿院的孩子,但并没有收养,而在戴木去世后,张凌把那个孩子——也就是如今的戴可,接回了家。

因为是非公开事件,而且戴可也没有在张家家庭聚会上出现过,所以我也是现在查了才知道这事儿。总之,很有可能,是这个戴初,让戴可这么干的,毕竟他父亲张凌是父辈中最小的,说不上什么话,他可能一直为此懊恼吧。”

 


“戴初是老几来着?”张一山问道。

 

“咦,这么多年家谱白背了你。”大张伟长长地叹了口气。

 

“老九,比四儿两个多月。”鹿晗答道。

 

“啧,才大二就这么狂妄,他难道还想绑了我们五个不成?”张一山好似过来人一般语重心长,摇头感慨着。




“诶,三儿,还真被你说中了也不一定。”拿着照片的白敬亭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

 



03.

 

“叫谁三儿呢,啊?没大没小的!”张一山一巴掌拍在白敬亭脑袋上,换来弟弟委委屈屈的眼神注视后又揉揉头,顺了顺毛。



“诶,”张一山摁着白敬亭的脑袋,“那让咱小五去会会他?”



“张一山你他妈找死。”

白敬亭一把拽过自己头上的那只手,反手就把张一山的左手扣在桌上,用力地向下掰着他的手指。

 


“哎哎疼疼疼!!四儿四儿四儿,咱有话好好说,哥错了哥错了,哥向你道歉!!”张一山疼得直叫唤,丝毫没有一点未来张家地下管理者的气势。

 




大张伟看着求饶的张一山,摇了摇头,“三儿,太没用了啊,男人要有点骨气!”

 


“就是,跟他刚!”鹿晗附和道。



张一山白了他俩一眼,满脸的“你们是傻逼吗”:“跟自己弟弟刚个头啊刚,你们去跟小五刚刚看?”

 


“诶诶诶,”急了的鹿晗,“没事儿,什么事儿都没有啊。”

 




看完三人群口相声般精彩的表演,白敬亭忍不住鼓了鼓掌(啪啪啪):“噫,二哥,别怂啊,跟他刚!”

 


“刚个头啊刚。”鹿晗复述了一翻方才张一山的话。




04.

 

“也许,我们得去会会戴初那小子了。”鹿晗用食指点着桌上的照片,微皱了眉。

 


大张伟一把揽过身旁神色凝重的三个弟弟,




————“各位,好戏现在才要开始呢。”

 




05.

 

次日。



“哟,回来啦。”大张伟把玩着一套精致的蓝边茶具,对进门的鹿晗和易烊千玺说。

 


“嗯,今儿放学早一些了。”

鹿晗把易烊千玺沉重的书包放在沙发上,拧开了茶几上的矿泉水。

 


易烊千玺接过鹿晗递来的水,四处看了看,“诶,三哥和四哥还没回来吗?”

 


“没呢,一山说今儿个下午要加课,会迟点回来,”大张伟轻轻放下茶杯,“我以为四儿会跟你们一块儿回来的,就没问,鹿儿啊。”

 


“嗯?”

 


“四儿不是周五课最少吗,那么迟还没下课?”

 


“不应该啊,今天四儿下午只有两节课啊,我打个电话吧。”说着拨通了白敬亭的电话。

 




“喂。”

 


“喂,四儿啊……你不是四儿,你是谁?”听着声音不对,鹿晗立马改口,语气也变得冷了。

 


“你们四儿现在在我手上,想保他的命就让易烊千玺一个人到警校对面的小巷子里来,门牌号是3047,要是你们几个跟着来,我立马杀了他。”

 


“喂,喂?”电话里传来一阵忙音,“我靠!”鹿晗把手机重重的摔在桌子上。

 



一旁的大张伟沉默了片刻,挥挥手让易烊千玺通知张一山。

 

“三哥,”刚拨通了电话。

 


“哟,我这刚进门就给我打电话啊。”张一山拿着手机大摇大摆地晃进了院子里,

“这都怎么了,一个个儿跟被抢了钱似的。”

 



“三儿,”大张伟站起身来,长叹一口气,“长话短说,不知道又是哪个没眼力见的绑了咱四儿,说是要小五一人儿过去,不然就动手。”

 


张一山眉头都皱到了一块儿,却还是平静的语气,“那咱走吧。”

 


“三儿?”鹿晗觉着张一山不大对劲儿,平时最护着的弟弟被人绑了居然还能这么冷静。

 


“我没事儿二哥,”张一山站在门外回头看着鹿晗,“咱得相信四儿啊,人好歹也是在警校待了一年多了,是吧?”

 


鹿晗听着他这骄傲的语气,歪头笑了笑:“也对,我们四儿可是蝉联了两届近身格斗冠军,还怕他不成。”

 



06.

 

事实证明。

他们的信任还是值得的。

 


当易烊千玺小心翼翼地推开门牌号为3047的房门时,看到的便是这么一番景象。


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手被拷在了椅子上,脚也被绳子绑在了一起,衣服上还滴着水,浑身湿漉漉的,脚边放着一个空的水桶,地上还洒落着几本书,应该是从一旁的书柜上掉下来的。

 



而此时此刻的白敬亭,正翘着二郎腿坐在窗边的桌子上,手里拿着手机——是在录音。


“你本来打算问我什么?”

白敬亭问着椅子上的男人,对着门口的易烊千玺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先出去。

 




“小五你怎么出来了?”

等在巷子口的张一山看到易烊千玺从那房里走出,又慢慢走向自己所站的位置。



“四哥让我出来的,他在审犯人呢。”

易烊千玺如实回答道。

 


“嗬,一山,果然我们得对四儿有信心啊。”鹿晗一下用力地拍着张一山的后背。

 


“鹿儿,别激动。”

大张伟看着张一山被鹿晗这一掌拍得倒吸一口凉气,忍不住说道。

 



07.

 

其实被绑走这件事,白敬亭一开始并没有察觉。

所以在回家的路上被突然从后面冲上来的人捂住了嘴,一下子晕了过去。在一个窗户被窗帘盖得严严实实,周围一片漆黑的房间里醒来时,白敬亭整个人是懵的。

 

 

好在一年多的警校生活让他在看清了眼前背对自己的高大男人时意识到了不对劲,轻轻转了转手腕。

果然。手被铐住了。

 



瞬间解开手铐的白敬亭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脚居然没被绑住,心里给绑架自己的人点了根蜡:太大意了。

 

三下五除二将眼前与自己一般高的男人绑在了椅子上,因为头还有点晕的关系,站起来的时候还撞倒了书柜里的几本书。

 



“我靠,你们绑小五都要派两个人,绑我就让你一人来?也忒小看我了吧,好歹我也是警校两届的近身格斗冠军诶!”

白敬亭打开了放在桌上的手机,开着闪光灯就给椅子上的人来了一张。

 


“少贫了,我要不是背对着你站,你能这么快解决我?”

那人似是挑衅般地开口,

“有本事你放了我,我们比试比试,看看谁的近身格斗更厉害。”

 


“哟,哥们儿,火气很大嘛,我可没让你背对着我站啊。还有,挑衅这一招呢,对一山还有点用,对我可是一点用都没有。再说了,我晚饭都还没吃,肚子饿得要死,哪儿有力气跟你比。”

白敬亭双手一撑,坐在了窗边的木桌上,晃着两条大长腿。




“先问你几个问题吧。”

 



08.

 


“叫什么名字?”

 


“夏青。。。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谁让你来的?”

 


“没人让我来。”


 

“哦?”

 


“哦什么哦。”

 


“你为什么绑我?”

 


“看你不爽。”

 


“为什么看我不爽?”

 


“因为……”

 


“因为我长得太帅了,你嫉妒我?哇你好狠啊,你是不是还想划破我的脸啊!”

 


“。。。我现在想划你的嘴。”

 


“戴可。你认识吗?”

 


“不认识。”

 


“好。是戴可派你来的。”

 


“你乱下什么结论,我都说了,我不认识什么戴初!!”

 


“我问的是‘戴可’。”白敬亭推了推下滑的眼镜,“自爆可还行。”

 


“那要是我不醒,你打算干什么?”

 


“杀了你。”

 


“哦?”

 


“先解决易烊千玺,再解决你。然后你们内部就会崩溃,无力与其他张家人争夺遗产和权力。”

 


“想得倒是挺美的。”

 


“其实我并不觉得这个计划会成功。”

 


“还挺有自知之明。”


“是戴初太自负了,他永远以为自己的计划是完美的,他把你们想的太简单了。”

 


“首先你是警校的,本身就对陌生人很防备,我能不能绑到你都是一个未知数。再者,等易烊千玺来了,你也肯定醒了,只有我一个人,必然是对付不了你们两个的。况且,大张伟也不会真的只让易烊千玺一个人来,他肯定和鹿晗还有张一山在巷口等着呢。房门口有没有把守,你们带着警校一帮同学来打架我都不会知道。”

 


“哈哈,你想的倒是周全,还带警校一帮同学来打架,你当我们警校的都是黑社会啊。”

 


“结果都是一样,我都得被绑在这儿。”

 


“这么说,你还挺惨?”

 


“那可不!”

 



“可不你个大头鬼啊,做梦呢吧,谁让你给我分析戴初的计划了,啊?”

一桶水浇在了夏青的身上,从头至脚。只有水桶落地的声音和水滴在地上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


看着眼前被自己倒了一身水的人,白敬亭有点懵。

 



“啊,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太激动了,看到有桶水就突然想到了昨晚和一山看的电视剧,下意识的给全泼了,不好意思啊。”

白敬亭不停地朝夏青鞠躬,十分抱歉的样子。

 


“噗嗤——”夏青似是被眼前人的举动逗笑了,“你好可爱啊,我可是要来杀你的,还给我道歉。”

 


“要杀我的是戴初,不是你。”

白敬亭的目光很坚定,直直的望向夏青的双眸。



“好啦,你想问什么就问吧,我告诉你。”


夏青歪了歪头,冲白敬亭笑弯了眼。

 

 

 

09.

 

就这样。

 

白·不撩妹只撩汉·敬亭成功地撩到了夏青。

夏青身为戴初的(前)得力手下,被白敬亭派回戴初那儿当做卧底。

 



为此,大张伟的评价是,“我们四儿才是真·直男杀手好吗!”

 


“滚!!!”

不远处传来了白敬亭的怒吼。

 


 

10.

 

“哎,四儿,他真被你说服了,肯帮我们?”

鹿晗满脸不可置信,右手撑着脑袋问一旁扒饭的白敬亭。

 


“当然是真的,他还给我按手印儿了呢。”说着腾出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来。

 


“啧啧,我们四儿在这方面就是厉害啊。”张一山用勺子搅拌着杯子里的咖啡,看着鹿晗手中的纸感叹。

 


易烊千玺拿着遥控器,扭头道,“这应该就是……直男杀手?”

 


“哈哈哈哈正解正解!!我十分赞同小五的观点!”张一山笑得咖啡都晃了出来,洒在了桌子上。

 


大张伟揉了揉易烊千玺的脑袋,“小五你这词儿从哪儿学来的,简直是——精辟!”

 


“哈哈是嘛,二哥跟我说的。”易烊千玺一不小心把鹿晗给供了出来。

 




“鹿。晗。”白敬亭把筷子狠狠的拍在桌上,“我就知道是你!你给我过来,咱俩切磋一下,我现在吃饱了正好有助消化!”

 

“诶,这是实话啊,”鹿晗躲进了厨房,露出一个脑袋说着,

“大老师,一山,你们有所不知,给四儿送情书的只有两种人啊,大部分是四儿的学姐,每次四儿都会一本正经又害羞地拒绝人家,搞得学姐们总想调戏你,你那些可爱的照片被发到校园论坛上去了,就吸引了一大波人围观,然后就成了剩下的一部分——也就是学长给你送的情书。”

 



“嚯!这信息量可大了啊。”大张伟拉开了白敬亭左边的椅子坐下。


“怎么从没听你俩提起过啊。”张一山拉开了白敬亭右边的椅子,一脸的听故事模样。

 


“四儿不让说啊,我可是每天都能听到有大三大四的男生跟我说‘鹿晗,你弟真可爱’之类的话。”鹿晗摊了摊手,表示自己很无奈。

 

“嘿,别光说我啊,我也是每天都能听到有大一大二的男生跟我说‘白敬亭,你哥超帅的诶’,好吧。”白敬亭用筷子敲着桌面,对从厨房里走出来的鹿晗说。

 



“你等会儿,”大张伟突然制止了白敬亭想继续爆料的冲动,扭头对沙发上认真看电视的易烊千玺说,“小五,有男生给你送情书吗?”

 

“都什么年代了,早不兴写情书了。”易烊千玺头也不回的答道。

 



“完了。我们家个儿个儿都是祸害啊。”张一山义愤填膺地拍着桌,满脸的“天要亡我”。



 

11.

 


倒是这个理儿了。

个个儿都是祸害啊。


 

也许。

还有蓝颜祸水这一说?

 



#本章文风有点脱线,就当是个欢脱的过渡吧

#白的人设有点像《明星大侦探第二季》博物馆奇妙夜的白小爷,可爱的小卷毛

#鹿——学妹(弟)杀手,白——学姐(长)杀手

#我就是来帮里头白摆脱注孤生人设的

 

 


 

一个小番外

 


“everybody,”大张伟靠在椅背上,不自觉地下滑,“我有一个颇为伟大的idea!”

 


“What idea?”张一山一听突然来劲儿,坐直了身子看着大张伟。

 


“以后碰见了对手,不管男女,比鹿儿小的鹿儿解决,比四儿大的四儿解决,年龄在鹿儿和四儿之间的,直接解决!”

大张伟边挥着手比划边说,十分得意的样子。

 



张一山越听越不对劲儿,瞪着眼指了指自己,“那。。。那我嘞?”

 

年龄在鹿晗和白敬亭之间的。

直接解决。

 



“哈哈哈哈哈三哥你可笑死我了哈哈……”易烊千玺被戳中了迷之笑点,倒在沙发上笑得直不起腰来。

 



什么?你问他俩去哪儿了?

 

警校临时召集令。

将招收优秀学生进入警局实习。

 


重案一组组长鹿晗和特案组成员白敬亭,快上线了。

 

 

 

-TBC-

 

 

#完全爆字数(给自己鼓掌

#关于五少魂穿那篇文,我在构思中




评论(16)
热度(58)
©今天我吃药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