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一直喜欢你们到地老天荒。

收起个人介绍
   

唏命 03章/初露端倪

#京城五少

#讲述京城张家的故事

#4000+

#请勿上升


#第一次看的小仙女请务必戳链接看人设和前文



唏命(人设+01章/初见)

唏命  02章/初识






  这张家,人虽不多,但也不少啊。

  依照最早张晖(五少的爷爷)那一辈,分为张晖。张明。张晴三个分支,分别坐落于京城不同的地方,作者不同的生意掌管着不同的权力。就是因为京城的生意,无论大小,多少总与张家有关,所以张家在京城才有那么一席之地。


                                   

01.

 

在张晖那一辈,人少,事儿也少,还没有那么人心惶惶,而到了张起(大张伟的父亲)那一辈,人多了,事儿也多了,免不了会有勾心斗角的事儿,但毕竟父辈们(张晖、张明、张晴)都健在,也不敢弄出什么大事儿,怕伤了和气。




但到了五少这一辈,可就不一样了。爷爷辈的张明因病去世,张晖和张晴也年老体衰,没有什么管教子辈孙辈的心思了,所以,有些先前不敢做的事儿,也全都摆上了台面。


这第一件大事儿,就是张家的二小姐张渝及其丈夫鹿清(鹿晗和易烊千玺的父母)的死了。这场事故很突然,也有些明显的刻意。两人死于车祸,过马路的时候被突然冲过来的车撞倒,肇事司机也死于那场车祸,可谓是无从可查的案件了。

但很巧的是,两人的伤势都重到无力回天,又碰巧是鹿晗和易烊千玺在家休息,肇事司机又碰巧死于那场车祸,而且是个孤儿,无父无母,无妻无子,为人孤僻没有朋友,警方甚至无人可以询问,因为事发当时竟没有任何一个目击证人!



而在鹿晗和易烊千玺被接到张家后不久,张一山和白敬亭也随父亲张凛和母亲白颜从美国回到张家,这张晖和易安的五个孙子总算是相遇了,倒也是在京城过了几年清静的太平日子。




但这毕竟是在京城有着一席之地的张家,又怎么会不被人惦记,这不,过了没几年的惊险日子,可算是又“热闹”起来了。




02.

 

这一年。

 

 


大张伟的茶馆开张了三年。


鹿晗大四。


张一山大三。


白敬亭大二。


易烊千玺初三。

 



03.

 

“今天谁去接烊烊放学啊?”张一山悠闲地坐在沙发上,边削着苹果边说。

 


“昨天我可是逃了最后一节理论课去接的烊烊放学啊,今儿差点没被老头扣学分,我可不干了啊。”鹿晗想起一大早就被老教授指着鼻子进行思想教育就心累得不行,撇嘴摇头道。

 


“诶,别看我,我今儿下午可四节课呢,你们知道的,这医学院课又多又难,逃不了。”白敬亭看了看鹿晗求助的眼神,“哥,你去呗。”

 


张一山一听白敬亭肯叫自己“哥”了就乐得不行,“得嘞,那今儿这任务就交给我了。”

 




“嗬,行啊,四儿,就知道你能搞定三儿。”鹿晗一手灵气挂在凳子上的背包,一手搭在白敬亭的肩上,“走吧,咱上课去了。”

 


“得嘞!”白敬亭一把夺过张一山手里刚削好的苹果,“谢谢哥!”

 


“嘿,你小子越来越皮了啊!”张一山撸起袖子就往白敬亭脑袋上拍了一巴掌。

 


“哈哈,”白敬亭咬了口苹果,笑嘻嘻地摸摸头,“那我们走啦,哥再见!”

推开门就往外走。

 


“诶诶,四儿,等会儿,”鹿晗背着自己的包,手上还拎着白敬亭和张一山的,“等等你哥吧,真当师范不上课啊哈哈哈。”

 


张一山接过鹿晗手中自己的背包,一把夺过白敬亭手里咬了一大半的苹果,“死小子,就给你哥留这么点啊。”

 


“那你别吃啊。”白敬亭就着张一山的手又咬了一大口苹果。

 


“要不,”鹿晗看了看所剩不多的苹果,“我也来一口?”

 


“滚你丫的,这是山哥我削的苹果!”张一山用另一只手拍掉了鹿晗打算夺走苹果的左手,挑着白敬亭没咬过的地方咬了一大口。

 


鹿晗听着哥们儿没大没小的口气还打掉了自己的手,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抬起右手拎着的白敬亭的背包就往张一山身上砸,“怎么跟你二哥说话呢,啊?”

 


“诶,二哥,你别用我包打他啊。”白敬亭连忙接过鹿晗手里的背包,拍了拍并不存在的灰尘。

 



“好好好,二哥二哥,我的错!”

张一山自从知道了鹿晗读的是警校以后,再也不敢随随便便挑衅他二哥了,毕竟人家是摸过真枪的人啊!

 

至于小白嘛,本来张一山就宠着他弟弟,结果高考之前,不知道鹿晗找他聊了什么,也一个劲儿的要报警校,学了法医专业,现在倒好,家里五个兄弟,一个老大惹不起,一个老幺不忍心折腾,剩下一个二哥一个弟弟,都考了警校,天天射击格斗的,他这个考师范的倒成了家里的弱势群体了!?!!!!!!

 



简直天理难容。张一山将苹果准确无误地丢进了院子里的垃圾桶,心想。





04.

 

至于为什么大张伟不参与接易烊千玺放学这件事。

 

曾被三个人严肃地探讨过,决定不给同学们留下“易校草的哥哥染了绿色的头发,穿着印满易校草照片的衣服,蹬着一双豹纹的人字拖在校门口和保安聊天”这种奇奇怪怪的印象。

 



其实以前都是鹿晗接易烊千玺放学的,因为是亲兄弟的关系吧。刚开始,不管怎么说,五个人都没有那么熟悉。

 


但因为在接孩子放学的一排中年妇女中出现了一个长得白白净净。面容清秀穿着迷彩服(因为警校规定校内穿迷彩,鹿晗出来的急总来不及换)的少年,总是格外的引人注意呢。

 

更何况他来校门口接的还是学校的风云人物易校草,因为是学妹的日常告白对象,又经常在学校大型活动中发表言论,所以易烊千玺在家长和学生们中的知名度还是很高的。

所以鹿晗这一来二去的,就都知道易校草有个高颜值的警校哥哥了。渐渐地,学校高中部的学姐开始在初中部蹲点,鹿晗每天来接自家弟弟放学的同时还会收获一大袋情书和榴莲(用来“贿赂”易校草的)。

 



鹿晗每天应付警校的学姐学妹们就累得够呛,结果放学了去弟弟学校接人还得轮番轰炸,可谓是心生烦躁。



这不,在白敬亭高考前找他四弟好好地聊了一番,成功地用警校完美的自助餐吸引了某位饱受高中充满香菇的伙食摧残的小伙儿。


————尤其是知道了医学院的餐厅还有火锅,白敬亭便更加坚定了报考警校法医专业的脚步。

 



05.

 

当然了,在白敬亭也和当初的鹿晗一样被学姐学妹的情书轮番轰炸的时候,鹿晗才告诉他,给他疯狂安利警校的原因是想找他分担警校妹子们充满爱意的信件和早餐。

 



所以,在不就的未来里,在易烊千玺高三的时候,白敬亭也用同样的方式安利了他和鹿晗的母校。

 


原因当然是,

想让自家幺儿也好好体验一番当年两个哥哥的感受咯。

 




没办法,谁让京城五少,个个都是妖孽呢。

 



 

06.

 

“喂,一山,怎么了?”


“二哥,小五几点下的学?”


“五点啊。”

 

“现在几点了?”

 

“。。你没带表吗,五点四十了啊。”

 

“小五还没出来。”


“什么?!!你确定吗,万一他自己回去了呢?”

 

“我问过大老师了,没回。”

 

“没可能啊,千玺要是晚点放学肯定会提前跟我们说的啊,你进学校里看了吗?

 

“保安不让进啊,说我脸生,没怎么见过我。”

 



“我靠!”鹿晗一脚踹翻了脚边一沓印着各式资料的纸张,“张一山你给我想办法进去,不管翻墙还是钻洞,要是千玺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唯你是问。”

 


“诶诶,等会儿,二哥,鹿晗!”张一山听着电话里的人音调越来越高,不由得激动了起来,“你别那么激动啊,你打电话给小五的班主任,让她出来找我不就完了嘛!”

 


“靠,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你等着,我这就打。”

鹿晗有些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头。

 



不过这怪不得鹿晗,毕竟亲生弟弟说不见就不见的,难免会有些一根筋的激动。

 




07.

 


“喂,您好,我现在有急事,请等……”

 


“哥,是我。”

 


“千玺?!!你在哪儿呢,怎么样了,受伤没有,有没有事儿啊!!”

 


易烊千玺听着鹿晗快要哭出来的语气有些哭笑不得,“没事儿,哥,你放心吧,就是,我可能需要一包方便面。”

 

 



08.

 


“小五,你看这个行吗?”张一山从防盗窗的空隙中递进了一小根细铁丝。

 


“应该行吧,我试试。”易烊千玺把铁丝伸进锁口处。

 


“诶你为什么不让我叫保安来开门啊,”张一山扒着开了一条缝的窗户往里看,“你怎么会被反锁在这儿呢?里面还有人?”

 


“三哥你就别问了,等会儿我开了门你就知道了。”易烊千玺笑了笑,继续用铁丝撬着锁。

 




09.

 


“我……我我我去!!”张一山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门里的情况,“这……他们怎么了?”



幽僻狭窄的四角房间里除了张一山和易烊千玺,还有两个用手铐将手脚铐在一起的人,闭着眼,不知是死了还是晕了。

 

“没死,放心吧,过会儿就醒了,咱先回去吧,别让他们担心了。”

易烊千玺解开了那两人的手铐,对张一山说。

 




 

“。。好。”

 



10.

 

“什么?!!!有人要绑架你!!!”鹿晗用力地拍着桌子,“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诶,鹿儿,你别这么激动,玺玺玺还没说完呢。”大张伟招呼鹿晗赶紧坐下,“你继续说。”

 



“得嘞。然后他们说有人找我有要是,就把我带那房间里去了,我还真不知道学校里还有那么一个地方,我看他们没穿校服就知道准得出事儿,但我还真想看看谁找我有事儿,就跟他们进去了,谁知道我刚进门他们就把门锁上了。然后我……”

 




“不是,等会儿,小五你可长点心吧,什么叫‘想看看谁找我有事儿’,要是真出事儿怎么办?”白敬亭打断了易烊千玺的话。

 


“诶嘿嘿,这不是没出什么事儿嘛。”一不小心说漏嘴,易烊千玺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你得吓死你哥我。”鹿晗的脸上依旧写满了担心,颇有些“劫后余生”。

 


“对不起嘛。”

老幺撒娇最为致命,尤其还拉着你的手笑得一脸无辜。

 


“唉,”鹿晗无奈地揉了揉易烊千玺的脑袋,“没有下次喽。”

 


“嗯嗯!”点头如捣蒜。

 




“诶,等会儿,是谁给你的手铐?”张一山想到拷在那两人手脚上的手铐问。

 


“四哥给的。”

 


“啊?小五,你不够义气啊,这就出卖我啦?!!”白敬亭大声控诉。



“诶,等会儿,四儿,你哪儿来的手铐?”大张伟忽然发问。

 


“二哥给的。”

 


“嗯?四儿。这么快就供出我了???”鹿晗剥橘子的手一顿,“我可没让你给千玺啊。”

 


“诶,不是,”白敬亭突然成了舆论的中心,有些不知所措,“那……那怎么说,这手铐也算是帮咱幺儿一回啊是不?”

 


“对啊对啊,而且是我自己向四哥要的,怪不得他。”易烊千玺辩解道。

 




11.

 


“那这事儿,怎么办,总不能就这么过去了。”张一山。

 


“那监控拍得到吗那地方?”白敬亭。

 


“这我还真没注意,”易烊千玺,“但我想就算拍到了他们也会有办法删了,毕竟他们也不想惹上麻烦。”

 


“倒是这个理儿了,”大张伟缓缓开口,“我觉着吧,这一定是张家人在捣鬼,你们回张家也有些时日了,他们也要开始下手了。”

 



“如果真是张家人,”白敬亭起身走向院子,“那可就麻烦了。”

 


“嗯?四儿,你知道了什么吗?”鹿晗扭头看向站在院子里的人。

 


“不,没什么,直觉而已。”白敬亭抬头望着天,漆黑的夜空。

 




12.

 


大张伟的判断没有错,白敬亭的直觉也没有错。

 




13.

 


京城张家的故事。



现在才要真正开始了。

 

 





-TBC-

 


#时隔很久的更新

 



评论(10)
热度(61)
©今天我吃药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