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一直喜欢你们到地老天荒。

收起个人介绍
   

最后的挽歌(一)错位

#京城五少

#全员黑化

#2600+

#请勿上升

 



隐瞒、欺骗,彼此都不真实。

 

 






(一)错位

      


So call hero, bandit or criminal, areonly interpretations from different angles.
所谓英雄、匪徒或罪犯,只是站在不同的角度.






“你不是……喜欢我吗,怎么不睁开眼看看我呢。”

匕首贴上了床上人的脸庞,轻轻一划,鲜血滴落。

 

 

 




 

01.


“您好,哪位?”

 


“二哥,到饭点嘞,你哪儿呢?”

 


一顿,低头。

雪白色的床单被鲜血染红,床上人的脸颊处几道细长的口子触目惊心。


“办公室呢,今儿刚接手一案子,先吃着吧,我马上到。”

 


“得嘞。”

 

 




骗子。

白皙细长的手指翻阅着桌上的案件报告,看了眼墙上停住的挂钟,若有所思地拨通了一个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核对后再拨,Sorry,the number ……”

 


呵,果然。







02.

 

“我回来啦!”一处欢快的声音从四合院大门口传来。


 

“哟,二哥,今儿什么事儿啊,那么高兴呐。”易烊千玺嘴里还叼着半块榴莲酥,回头说着。

 



“嗬,他能有什么事儿,准是今儿在警局里晃悠了一天没啥案子呗。”张一山端着碗白米饭从厨房里走出来。

 


“可行了吧你俩,吃个饭都不安生。”大张伟用筷子打掉了易烊千玺想拿第三块榴莲酥的手,“啧,还吃,不吃饭啦。”

 


“就说不应该饭前给小五买这个,都是四儿!”

张一山说着,偷偷顺走那第三块榴莲酥。

 



“张一山!你给我放下,那是四哥给我买的!!!”

易烊千玺指着张一山手里的榴莲酥,起身去抢。

 


“诶这花的还是我的钱好吧,怎么就变成四儿的功劳了?!!”张一山一口吃掉榴莲酥,故意夸张地咂了咂嘴,“嗯,好吃!太好吃了!”



“怎么了鹿儿,找什么呢?”大张伟看鹿晗的眼神飘忽不定的,问着。

 


“大哥,四儿呢?他去哪儿了?”

鹿晗皱着眉,有些急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大张伟一副“多大点事儿嘛”的无所谓样子,

“嗨,四儿刚跟一山小五出去遛弯,半道上说医院有急诊,就先走了,你也知道嘛,这四儿的工作就是这样,也没个定时的……”

 


大张伟之后说了什么。鹿晗也无心去听了,径直走向院子门口,候着门框。

 



“诶鹿儿你干嘛呢,咱先吃吧,再不菜都凉了。”

 


“不了,我等一等四儿吧。”

 



“哟,这不二哥吗,搁这儿干嘛呢。”一只手搭上了鹿晗的肩,回头,是白敬亭。

 

 



 

“四哥你回来啦,”易烊千玺闻声回头,“三哥抢我榴莲酥!”

 


“嘿你小子恶人先告状啊!”张一山说着拿走了最后一块榴莲酥放进嘴里。

 


“好啦没事儿,明天四哥再给你买,啊。”白敬亭走进院子,拉开自己的椅子,“二哥你杵那儿干嘛呢,吃饭啊。”

 

一个意味不明的笑。

 



鹿晗注视着白敬亭的眼睛,直到在那双眸里看到了自己,只有自己。

 





03.

 

“我说过的吧,不遵守约定的人,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房间里,只有一处电脑的荧屏在亮着光。

 


“可是,我又怎么能知道你真的杀了人?”

 



 

呵。

手指停在Enter键的上方,轻轻一按。

 

视频里是一个短发女人,被绑在一个木桩上,紧锁着眉,被染红的白色衬衫上满是刀口,奄奄一息。

 



 


你……你怎么能那么残忍?!!

 


这是你想杀的人,难道不是吗?

 


就算是那样,你也不能……

 


不能怎样?你最好清楚,交换杀人的最终目的就是减小嫌疑,如果你有任何向警方举报的念头,我不介意再多杀一个。

 


好,你放心,我会遵守约定的。

 


那么等着你的好消息。

 




 

屏幕前的人抿了抿嘴,露出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04.

 

“早。”

白敬亭向揉着眼走到餐桌前的易烊千玺递了一块吐司,还沾着蓝莓酱。



“四哥,三哥早,”易烊千玺拉开凳子坐下,拿起桌上的热牛奶猛灌一口,“大哥哪儿去啦?”

 


“大哥饭后遛弯儿去了,小五你知道的,这人啊,上了年纪,就喜欢养生了。”张一山嚼着三明治里的生菜觉着有些奇怪,“诶四儿,这生菜的味道怎么那么奇怪啊?”

 


“哦,生菜昨天晚上宵夜吃烤肉吃完了,我给你加了点隔壁赵姨种的青菜。”白敬亭咬了口煎蛋,面不改色地说。

 


“你你你!!好你个白敬亭,就这么对你哥!!”

张一山气急败坏地敲着桌子,被易烊千玺给拦了下来。

 




————“三哥,桌子疼。”



“哈哈哈干得漂亮小五!”白敬亭和易烊千玺击了个掌,看着面前笑而不语的张一山颇有些得意。

 

 



“诶,小五,话说昨晚宵夜你干嘛不参加啊,今儿也没课啊?”

 


“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想一出是一出。”白敬亭打了下张一山要扔掉三明治里青菜的手,“吃掉,不准扔。”

 


“啊,昨晚约好跟同学开黑的,总不能失约了吧。”易烊千玺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同学?”张一山皱了皱眉,又马上变成原来的样子,“你嫌弃我们和你二哥三个倔强青铜啊。”



“不是不是,我自己也是青铜啊,所以想先跟大佬学学再来带你们打排位。”

 



“哟,看不出来还挺有想法的啊,小五?”

白敬亭放下手中的果汁,用手撑着脑袋,歪头看着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被盯得有点发慌,转移话题道,“二哥……去警局啦?”

 


“啊,一大早就走了,说是局里有个案子挺棘手的。”白敬亭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差不多了,我先去医院了啊,晚上见各位!”

 


“晚上见。”张一山收拾着餐桌上的盘子,抬起一只手冲白敬亭挥了挥。

 


“四哥拜拜!”

易烊千玺像是如释重负般朝白敬亭远去的背影喊着。

 

 



 

05.

 


“三哥,我出去转转啊,顺便买点零嘴。”易烊千玺站在院子门口,回头和厨房里洗盘子的张一山打招呼。

 


“少吃点零食!!”张一山把头伸出厨房门喊着。

 


“知道啦!”

声音消失在四合院门前的巷子里。

 



 



06.


 

看着手机里的定位离自己一点点接近,易烊千玺放缓了脚步。

 



“啊!”不远处的仓库里传来一阵惨叫声。

 



 

“解决了。”

看着手机上发来的短信,轻笑。

 



刚迈开一步准备进到仓库里去,却听到了什么物体倒在地上的声音。

 


拉开门。

 

两个女人。

遍地红色。

 




呵。

就这点承受能力么。

 


收起了握在右手心的匕首。

 





 

07.

 


“哟,鹿爷您来啦。”

 


“说吧,什么案子?”

 


“二十多岁的短发女子,惨死在立交桥下面一瓦房里,身上多处刀伤。”

 


“死亡时间?”



“据法医说,是昨天上午八点到九点。”



“嫌疑人呢?”

 


“……”

 


“干嘛不说话?”

 


“没有嫌疑人。”

 


“你说什么??”鹿晗看着手中的案发现场照片,瞪着眼前向自己汇报案件的人,“没有嫌疑人?你们那么多案件白破的,那么多书白读的啊!!”

 

 




“可是鹿爷……真没有嫌疑人。”

 


 


08.


大张伟手摇着蒲扇晃晃悠悠地在巷子里走着,一路与大妈大爷们打着招呼,“吃了吗您?”

 


据他们家四儿的嘱咐,给小五买好榴莲酥,往回走着。

 



 

手机传来一条简讯。

“搞定了。”

 

不着痕迹地低头笑了笑。

 

 



“诶张伟,来搭把手!”不远处的几个老奶奶手里提着几筐菜冲大张伟招手。

 


“好嘞,”收起手机一路小跑过去,“哟,赵姨,今儿买那么多菜呐?”

 


“可不是嘛,今儿个家里来人,得好好招待招待!”

 


“那是得多买点啊,咱就是,好客嘛!”

 


“对咯!”





-TBC-



#一个病娇向

#要写崩了(哭泣







评论(19)
热度(71)
©今天我吃药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