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一直喜欢你们到地老天荒。

收起个人介绍
   

唏命02章/初识

#京城五少

#讲述京城张家的故事

#2600+

 #请勿上升



唏命(人设+01章/初见)




 


虽说那五少已经相遇,命运的齿轮也慢慢转动着,但究竟是遇见了什么,才让他们变得像如今一般,赴汤蹈火,同生共死。

 



01.

 


其实,在最初的最初,五个兄弟都是不相认的。

 



02.

 

在从机场回家的路上,最怕空气突然安静的大哥大张伟问起了张一山和白敬亭在美国的生活。

 

这不问倒还好,结果这问题一出,张一山就像是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地讲起了自己对美国(姑娘)深切的爱,

“诶我跟你们说,给我们上历史课那个女老师,是个地道的纽约人,长得超正,班上好多小伙儿向她表白呢……不过她还是太高冷了,上完课就走,也不跟我们互动……要我说还是教咱白白上钢琴课的旧金山妹子好,又和善又温柔,还常给我们做饭吃……诶纽约有条小巷子里面宝贝儿可多呢,都是杂货铺,我和白白每天放学都路过那儿,经常一逛就是俩小时,我妈还以为我们出去茬架了呢……还有那个,白,你记得吗,我们上个月去的那个……诶什么时候你们也去美国玩儿玩儿呗,可好了呢……”

 

张一山还想继续给他们安利纽约的那条小巷子,不过被鹿晗打断了,

 

 

 

——————“既然那么喜欢美国,回来干什么。”

 

 



张一山听了这话愣了一下,不过立马夺回了自己的话语权,“你以为我很想回来吗,我也想在美国继续过我的舒坦日子啊,要不是!……”

 


“张一山!”坐在副驾驶的张一山的父亲张凛。

 


“爸!”张一山被父亲打断了自己的话,十分不满。

 


“好了,一山,别说了,歇会儿吧。”白敬亭拧开杯盖,递给身旁怒气冲冲的人。

 

 



 

张一山不知是为了解渴还是解气,接过水杯猛灌了几口,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好啊,白,你也帮他是不是!!!!”

 

“瞎说什么呢,什么帮不帮的。”

白敬亭一把夺过张一山手中的被子,盖上杯盖放进包里,动作一气呵成。

 

 


“以后都是一家人,还闹什么别扭。”张一山的母亲白颜。

 

“谁和他一家人啊,都歧视我们了还一家人!!”张一山瞥了眼坐在角落靠窗的鹿晗。

 

“是啊,”鹿晗坐直了身子。自动屏蔽了一旁给他使眼色的易烊千玺,

 

————“谁和他一家人啊。”

 

 



03.

 


张一山和鹿晗的不愉快并不影响他们俩的弟弟讨(jiao)论(liu)学(gan)术(qing)。

 



“诶,其实我最近特别喜欢苏轼的诗词,不过在美国这些东西实在很难找到,我在那个巷子里的杂货铺找了好久也没有发现。”白敬亭如是说道。

 

“苏东坡吗,我有一本他的词集,等到了我拿给你啊。”易烊千玺。

 

“哇真的?太好了,谢谢你啊。”

 

“谢什么,刚不都说了嘛,我们是一家人啊。”

 

 


“谁和他一家人!”鹿晗和张一山。

 

“哥你别这样,”易烊千玺劝着身旁看向窗外的鹿晗,

 



 

——————“人嘛,总是要学会接受新的事物啊。”

 

 



04.

 


夜晚。

 


白敬亭敲响了鹿晗的房门。

 

“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鹿晗推开门,在看清来人后微皱了眉。

 

 



“我们能聊聊吗。”

 



 

05.

 


鹿晗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懂白敬亭了。

 


在机场看到他头发凌乱蹦蹦跳跳的样子,以为他是一个可爱天真的弟弟。

在车上看到他处事不惊地把水递给张一山,冷静的救场让鹿晗一瞬间觉得自己可能是想错了,也许是一个冷静沉稳的人呢。

但在得知烊烊有苏轼的词集时,兴奋的样子让鹿晗再一次纠正自己对他的认知,嗨,还是个孩子嘛。

 

 



可是此时此刻,那个人坐在自己面前,用温和又不失礼节的语气说道,

 

“鹿晗哥,我可以这么称呼你吧。你放心,我不是来找你茬架的,我只是想和你说一些事儿。首先,我为刚才一山在车上对你的无礼感到抱歉,你得慢慢习惯他,他一直都是这样,特别喜欢挑衅别人,打架还总打不过,你不理他就是了。我知道你可能对我们是从美国回来的这件事有偏见,其实又有什么关系,我们一样说中文写汉字,一样喜欢诗词歌赋,一样痛恨侵略我们的日本军队,就是怕在美国待得太久了,都不像个中国人了,所以,我们回来了啊。”

 


白敬亭的咬字清晰而果断,好像自带了一种奇怪的气场,你会不自觉地去认真倾听他说的每一个字。

 



那些话触动着坐在他对面的鹿晗,鹿晗着实佩服起眼前这个小自己三岁,才初见少年模样的人了,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自己却没有一点被看破戳穿的窘迫感,是因为他微笑着说吗,还是因为他娓娓道来的语气?鹿晗不知道。

 

但鹿晗的心里很清楚,白敬亭和张一山的回国一定和自己父母的死有关,只是白敬亭有意地避开了这个自己十分敏感的话题,反倒是让自己对“从美国回来的中国人”的偏见少了几分,那句“怕在美国待得太久了,都不像个中国人了”深深地击中了鹿晗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他突然想抱抱眼前的人,是经历了什么才能让这个年纪这么小的少年说出这样的话。

 



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突然被抱住的白敬亭愣了一下,“鹿晗哥?”


“叫二哥吧,这么多年在外头,受苦了,”鹿晗收紧了自己圈着白敬亭肩的手臂,语气温柔,


“四儿。”





06.

 


门外的大张伟长叹一口气,像是终于释怀了什么,将手轻轻搭在身旁两人的肩上,


“受苦了,三儿,小五。”

 




07.

 

那一晚便成了五个人的秘密。



鹿晗和白敬亭只字不提那一晚的谈话。

大张伟张一山和易烊千玺也只字不提那一晚他们听到了谈话。

 


只是在很多年后,有人问起当初他们因什么成了兄弟,五人都很默契地提到了那晚的谈话。

 



08.

 

其实白敬亭自己也没有想到,当初一时兴起的谈话居然成了一个转折点。

凭着自认为还不错的语言功底和在美国参加演讲比赛的经验,白敬亭什么都没有准备却依然信心满满地敲响了鹿晗的房门。

 


完全是想到什么说什么,不过被鹿晗猜对的一点,自己的确是有意避开了张渝和鹿清(鹿晗和易烊千玺的父母,因张家内部叛乱惨遭毒害)的事。


也的确是突然想到了自己和张一山在学校被其他国家的人看不起,才说出了“怕在美国待得太久了,都不像个中国人了”这种话。

 



也许那种小心翼翼不敢随便说中文的日子终于结束了吧,在这里,他可以正大光明地捧着苏轼的词集诵读,不怕找不到一同欣赏诗句的人了,他可以看着满大街的中国字,听着播报中国新闻的收音机,走在北京的老胡同里,开心地和下象棋的老大爷讨论着京城的事。

 




09.

 

其实听到谈话的三个人并不是商量好的。

 

那晚张一山本来就心情烦闷,睡不着觉,翻来覆去间听到白敬亭推开房门的声音,秉着好哥哥要时刻关注弟弟的原则,他在窗口目送白敬亭走到了鹿晗的房门口。张一山一下子吓得坐直了身子,急急忙忙地却还是动作轻缓地推开了自己的房门,好巧不巧,在鹿晗房门口碰到了弯着身子贴着门的大张伟和易烊千玺。

 

一问才知道两人之前在院子门口聊天,听到白敬亭开门的声音下意识地就躲到门外去了,透着门缝看到他走到了鹿晗的房门前,一样也是急急忙忙却动作轻缓地跑到鹿晗房门前,听到了对话。

 

 


 

10.

 


其实后来白敬亭还对鹿晗说了一句话,只是很轻,门外的三人听不到罢。

 



白敬亭回抱住鹿晗,偏着头在他的耳边轻声低喃,


“欢迎回家,二哥。”



 


11.

 

在外头受苦了。

现在。欢迎回家。





-TBC-






评论(8)
热度(78)
©今天我吃药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